华阳彩票app_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企业案例 >

企业案例

突发|中国企业报公开发声明怼顺丰:恶意打压

日期:2020-05-26      浏览次数:

  刚刚,中国企业报旗下新媒体《经鉴》公开发声明,怒怼快递业老大——顺丰,指责其删稿不成通过恶意诉讼打压舆论监督。

  这份《将维护公众权益的行为进行到底》称:2018年7月,中国企业报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微信公众号《经鉴》报道组在某媒体线索群发现,有人反映一个ID为“bijiaodiao1688”的暗网用户在“暗网”售卖顺丰快递数据,其称掌握了顺丰快递客户数据总量高达3亿条,售价两个比特币。《经鉴》报道组调查核实该情况后,于2018年8月31日在微信公众号《经鉴》上发表了《3亿条疑似顺丰用户数据泄漏 暗网交易售价两个比特币》一文。

  声明表示,顺丰方面先是发回应否认事实,还表示已第一时间报警,且经技术手段交叉验证,暗网所售数据非顺丰数据。之后又发律师函要求媒体立即撤稿,遭到拒绝后,顺丰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不仅要求中国企业报删除涉案文章,还索赔人民币100万元。

  按照该媒体声明说法:其代理律师持调查令,向顺丰可能报警的公安机关进行了调询,但诡异的是,并没有查到顺丰速运的报警记录。

  被诉的中国企业报质疑顺丰速运或向法院做虚假陈述,所谓交叉证据显示不是顺丰的数据没有依据,作为上市公司,涉嫌虚假披露。此外,该媒体还在声明中指顺丰无论是在诉讼之前还是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后,始终没有停止压制对其对客户信息保护不力事件进行正常监督报道的媒体。

  检索发现,涉案的文章《3亿条疑似顺丰用户数据泄露 暗网交易售价两个比特币》刊发于2018年8月底,彼时,华住酒店集团数据信息疑遭泄露的事件正在发酵。上述文章说:日前,有知情人士告诉《经鉴》 ,就在华住集团发生数据泄露事件的同时,作为快递行业的巨头,顺丰也有超过3亿条数据疑似流出。

  报道显示:《经鉴》 从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处获得了这次交易的10万条验货信息。在这10万条信息中,确实包含了姓名、地址、电话,也即快递必须的三样基础信息,但总量只有65000多条。

  在这6万余条信息中,《经鉴》 随机抽取条信息进行核验,在27个抽样样本中,所有地址都是真实存在的,且所有电话号码也均存在。

  通过在线个样本显示的地址,也都在现实中存在。换句话说,没有明显证据表明,这些个人信息是不真实的。

  文章还指出,这并不是顺丰快递爆出的唯一一次信息泄露事件。远至2013年,顺丰在深圳福田总部,研发工程师严某利用职务之便,从顺丰公司数据库中直接导出客户个人信息,进行出售。从快递员到仓库管理员、仓储代理商,研发人员,顺丰信息泄露来源涉及到顺丰的不同系统模块。

  顺丰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经鉴》采访时表示,早在7月份,顺丰公司就已经关注到暗网用户发布的相关信息,并获识了相关数据。经过他们核实,这些并不是顺丰的数据。

  文章指出,虽然该负责人否认了这些外泄数据来自顺丰公司,但其并未说明到底来自哪里。按照顺丰上述负责人的说法,顺丰在获知上述数据的当月,即向深圳警方报案。但截至发稿,顺丰方面未能提供相关案件的最新进展。

  随后事件发酵跟多媒体介入报道。两天后,成都商报旗下新媒体《红星新闻》刊文说:近日,红星新闻接到爆料称,暗网中文论坛上有人出售顺丰快递与物流的相关数据,题为《顺丰3亿条快递物流独家数据》。

  红星新闻也获得了该疑似顺丰数据泄露的网盘,这是一份名为“10w1”的文件,信息编号显示共10万条,实际共有97624条,所泄露的客户信息分布于全国各地,这些信息中,有姓名、电话、还有每人非常详细的地址。比如“许X,138XXXX8460,湖北省宜昌市枝江市马家店街道XX大道1X4号”,“谢X莉,131XXXX1875,海南省三亚市河东区街道XX路121号XX小区A1X3 ”等等。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随机拨打了其中20人的电线人姓名、电话、地址与文件内容一致,也曾用过顺丰收发快递,其中3人没有明确回答。

  《直面》向中国企业报内部人士求证获悉,此次只有该报一家媒体被告,另一家报道此事的红星新闻却并没有被起诉。“可能我们是第一家报道的媒体,所以,顺丰只起诉了我们。”这位不愿具名的报馆人士直言:“估计让我们删稿被拒绝后才决定起诉我们,目的无非是为了教训教训我们。”

  事实上,近来媒体因涉及舆论监督报道饱受的压力越来越大。2019年6月24日,知名财经媒体华夏时报刊发《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一文。

  事后外界获知,该报道刊发后,生态环境部回应称将严肃查处。然而几天后,剧情发生变化,7月8日、7月9日,正邦科技在多个网站发表文章《震惊!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

  这两则声明一度使华夏时报陷入被动,但随后,调查并撰写此稿的华夏时报记者金微通过网络发表《一次正常报道被正邦科技指控“敲诈”,发生了什么?》的文章,陈述了采访过程及个人声明。

  据悉,金微是华夏时报老调查记者,与崔永元私交甚好,在转基因等多个事件上曾力挺崔永元而获得网民支持。

  作为揭黑著称的媒体——华夏时报也并未示弱,华夏时报回应称,前文系正常新闻报道,其采访、核实、报道过程符合规定,内容属实;对正邦科技的不实指控和恶意诽谤,已启动法律程序。

  实际上,媒体被报道企业起诉,早已屡见不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司法的进步。不过,滥用诉讼权或恶意打压媒体的事件也多次发生。

  据澎湃报道,2014年9月15日,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所经营的网站一财网刊载了记者胡军华的文章《康师傅被馊水油拖下水 绝不再犯誓言落空》。康师傅方便面投资(中国)有限公司认为该报道内容失实,损害其名誉,将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及记者胡军华告上法庭,索赔1.8亿元。但随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康师傅一审败诉,驳回索赔1.8亿请求。

  法院表示,新闻单位对生产者、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内容基本属实,没有侮辱内容的,不应当认定为侵害其名誉权。

  另一起案件,2015年11月9日,备受关注的世奢会(北京)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新京报社系列名誉权纠纷案件,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法院终审判决世奢会败诉,强调新闻媒体有正当进行舆论监督和新闻批评的权利,并确认了媒体正常行使舆论监督的边界。

  今年4月8日,华谊兄弟起诉《直面传媒》一案在深圳开庭。该案事发于2018年6月《直面传媒》刊发的《风暴降至!税务部门进驻华谊兄弟?业内曝电影圈洗钱内幕与手段!》(文章已被删除)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媒体都曾参与报道后,被起诉的唯有《直面传媒》一家。诡异的是,此案原本腾讯是第一被告,但在开庭前,华谊兄弟竟主动撤回对第一被告——腾讯的诉讼,唯有《直面传媒》一家面对华谊兄弟的诉伐。

  与腾讯及其它被威胁将被起诉的大媒体相比,《直面传媒》如同蝼蚁。显然,《直面传媒》成为“杀鸡儆猴”的样版。